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2020年28期开奖结果 > 正文

一台绕线机里的供应链“拉锯”时刻:一边是长三角一边是东南亚

发布时间:2022-04-23 点击数:

  4月13日,周珂能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公司的美国、日本客户考虑转移订单的态度。周珂是中山市科彼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彼特”)的创始人之一。

  所有这些客户毫不掩饰地向他透露转移目的地:越南、柬埔寨以及菲律宾。作为一个技术出身,在十多年时间里用自主研发的一台一台绕线机设备将公司从几个人规模发展至细分领域前排的创业者,周珂很明白客户想释放的信号——交期和成本的压力。www.993992b.com

  “中国有非常完整、稳定的产业链和营商环境,他们其实很依赖(这些),有些客户前两年到外面去转一圈还是回来了。”周珂说,这一次他是焦虑的,尽管账面上的营收依然维持着同比去年20%-30%增长,但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变大,他担心客户真的“在外扎根”了。

  珠三角的物流压力从今年2月初就开始了,珠海、东莞、深圳相继因疫情防控原因严格限制了各地人员、车辆的流动。当时,不少企业因为大货车出入受限制,已经将生产、交付周期都往后顺延了一轮。而进入3月份以后,上海及其周边城市疫情也愈发不稳定,不断“关闭”的高速收费口再次加剧了全国货运往来的紧张程度。

  周珂的感受是,材料送过来困难,货送出去也困难,各个环节的成本都在上升。即使就在公司,也要面对员工隔离无法到岗、客户带星无法接待的状况,而每个月“雷打不动”的500万左右的固定开支却不会减少。周转之间,消耗掉的就是他们的利润空间。

  尽管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1575.6亿元,同比增长5.0%,但是作为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数量位居全国第一的广东省,压力巨大。3月31日,广东省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1—2月,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927.51亿元,同比下降25.1%。

  科彼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在2021年被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并进入广东省专精特新企业名单。周珂称,公司核心业务是生产、销售一种环形绕线机,例如将铜线绕在像戒指一样的环形工业器件上,属于经常应用在通讯、汽车及家电等生产领域的基础设备。“熟练工人大概(一天)做200多个,我们第一代的机器一天可以做1000多个,二代可以做2000多个,但是像我们这样的基础设备,会有两年左右的回本周期,如果客户在当地的投资意愿降低,首先对这类采购力度会减少,疫情前其实就有感觉。”周珂说,不过,当时周珂和同事们对公司每年的增长预期还比较乐观,认为他们的产品未来肯定也是面向全球市场,只要技术够、产品好,就算客户到国外去还是能抓住。

  今年3月初,周珂开始有点着急,按照一位客户原定3月20日的交付日期,原材料必须到齐了。

  “我们一台设备通常有500-3000个零件不等,当中有80%供应商在珠三角,10%左右从上海以及周边城市采购,还有少量从国外进口。”周珂说,一个订单的生产交付周期大约是40天,原材料通常提前半个月左右准备好,但其中一个浙江供应商的减速马达迟迟无法送到。

  “不可能只等着那个部件,所以就直接决定重新在广东找供应商,但我们一下也不知道哪家好,就首选大品牌贵一点的产品。”周珂称,与浙江的供应商因为有长期合作,价格方面比较优惠,临时换供应商直接把他们单件设备成本拉高一千多,“80多件就是8万多,这单的利润差不多也抹平了”。

  即使如此,交付期还是晚了五天。“我们自己晚了三天,货送到山东去在路上又耽误一两天,我们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对方也是给国外代工,大家压力都很大。”周珂说。

  同样也是3月底的交付时间,另一个订单在第一批交付后被客户要求“暂缓了”。4月13日,周珂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一方面,这批货涉及到几个配件要在东莞、深圳加工,疫情防控限制下只能分批交付;另一方面,这批货送往新疆,公司担心因当地防疫政策限制人员流动,而没有让设备的专业调试人员随行。“最初定的是300台,但是第一批去了20多台,他们使用的时候不熟悉一些操作,客户的积极性就下降,觉得还不如用人工,就算成本高一点,但更灵活、好沟通。”周珂说,这种情况他们也能理解,只能更专注把产品做好。

  “去年和今年对我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从2020年开始,公司就从每年增长50%左右,下滑到30%左右。”周珂称,公司虽然是2011年成立的,但2013年才开始正式起步,起初的时候,他们主要是做研究工作,投入也是从几万块钱开始,年营业额从几十万慢慢增长到百万级别。据他介绍,以往国内广泛使用的绕线机都是半自动的,全自动的一直以来由日本品牌占据市场,而他们公司的产品目前主要是与后者竞争。“一开始我们主要也是走量,后来技术提升之后能解决行业痛点,价格又有优势,营业额连续几年都是翻倍式的增长。”周珂说,目前年营收大约2亿元左右,处于快速爬坡时期,所以各方面投入一直按照每年50%左右的增长规划,但疫情之后每年的增长是不理想的。

  周珂算了一笔账,公司目前每个月固定开支维持在500万元左右,当中300多名员工薪酬每月总计超过300万,房租金、水电费合计大约100万,此外还包括一些基本的业务费、杂费等。“我们租的物业不符合政府租金减免的政策,疫情以来一直都是自己扛过来的。”周珂说,公司员工大部分是技术人员,所以薪酬相对固定,不管公司订单饱不饱和,整体开支也难以压减。现在,他不得不重视客户订单想要转移的意思。“我韩国的客户已经搬走了,美国的客户在考虑,这个时候他们对像我们这样的固定资产设备就不太愿意继续投入。”周珂说,转移有一个适应期,客户通常会在当地有一个培育过程,然后等之后扩产才会购买设备。

  同时,由于客户转移出去的通常是附加值更低的产品,投资回报周期更长,也会影响客户的投资意愿。“比如在中国可能两年回本,但是在柬埔寨需要五年左右。”周珂说,所以他们还有一个时间窗口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